©阿旻 | Powered by LOFTER

🔥【策瑜】【权逊】他们重新来过

⚠️warning:作者现在几乎没有大纲,设定可能在后期有更改(如果有下一章的话),犯罪心理相关,可能有血腥暴力描写,但作者是个半吊子心理学生,完全业余的犯罪学爱好者,所以有严重 bug欢迎指出和讨论

三国东吴相关,策瑜权逊不逆不拆

剧情有参考实际案例和电视剧

悄咪咪期待红心蓝手和评论,尤其是评论!评论的都是小天使!

————————————————————————————————————————————————————————————————

周瑜原本是个公诉人。


不过这不是他第一次坐上证人席,作为FBI的心理侧写顾问,周瑜一直很乐于向法官提供自己的专业意见。




“只有不断地尝试把理论符合于实际,理论才有进步的可能。”

“这又不能改变他们压榨你劳动力的事实,”孙策斜歪在飞机的皮质沙发上,翘起的大腿上搁着案情简报,有一搭没一搭地翻着,“你这礼拜哪天睡满六小时了?”

“是我自己申请来帮忙的。”

“公瑾你说说你,我都出外勤这么多年了”,孙策就地翻了个身,伸手伸脚地趴下来,不过手脚都太长,于是那两条男模级别的长腿只好委屈地蜷缩起来,下巴堪堪垫在沙发扶手上,右手却超过了沙发的领空范围,拿掉了桌上的一沓现场照片。“你还担心我什么啊?”

“你别把顺序搞乱了。”

“都看了那么多遍了,歇歇眼睛。”孙策把照片放进文件袋,突然一脸顿悟的表情。他抬眼去看周瑜,“说,是不是担心我被迈阿密的巧克力帅哥勾了魂?”




但这是他第一次用已故侦查人员家属的身份上法庭。


周瑜觉得自己不太适应这个新身份,可是事实上庭上的绝大部分人员都仅仅知道他是FBI的侧写师而已,他没有必要向自己反复强调这点。周瑜想,也许是最近超负荷工作导致了精神不济,以至于刚刚陆逊的发言都没有听全。


陆逊是这起案件的公诉人,乔治城大学法学院毕业,爷爷辈就是D.C.炙手可热的律师,于是他自然而然地进了检察院,成了一颗颇具冉冉之势的新星。





“公瑾,你觉不觉得二谋对你手底下那个研究生有意思啊?”

“你说伯言?”

“不然呢?”被KO的音效响起,孙策从游戏机里抬头,语气有些微妙的不满。他轻手轻脚地从床下落下来,是真的像只大猫,“你没见到二谋吗?他现在三天两头地往你那跑,美其名曰’做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系列杀人案的地理分析’。”

“这题目很好啊?”

“啧,真没出息。”

“嗯?”

“要是二谋有我一半出息就该把那个陆伯言约出去”,孙策说着就把自己毛茸茸的脑袋往周瑜肩上蹭,顺带从背后合上了笔记本电脑,没了光源,室内一下子昏暗起来,“讨论那些陈谷子烂芝麻的杀人案难道能促进恋情发展吗?嘴就该留着做点别的。”




周瑜很放心却又不太放心陆逊。这个年轻人的皮鞋上永远没有一丝灰尘,每一个经手的案件都按时间顺序归类,钢笔也始终是垂直于桌面横边九十度角摆放,这显示他有轻微的强迫行为。每天超出正常工作时间的大量加班和研究工作则是过度代偿的体现,他觉得自己不会被上级或团队认可。总是靠手腕内侧佩戴的腕表上有一个家徽,是常人根本不会注意到的大小,在他答辩或是遇上重要法庭辩论的时候总会提高看表的频率,但无论是曾经的学生宿舍,还是现在的办公室里都没有一张包含家庭成员的照片,这意味着他的家庭......


“请问周瑜先生,我的当事人在FBI探员冲入其办公地点时的逃跑行为,是否是控方所认为的一个重要犯罪证据?”

“是的。”周瑜回答。

“那再请问,FBI是否了解当时我的当事人身上还有其他案子?”

“是的,我们认为是一起摩托车事故,肇事后逃逸。”

“那有没有可能,我的当事人是为了这起摩托车事故拘捕,而不是为了谋杀的罪名呢?”

“当时有六名荷枪实弹的FBI特殊武器小组成员在场,还有八名当地警察协助行动,我认为任何头脑清醒......”

“请正面回答我,是或否,有没有这种可能?”

“是的,有这种可能。”


“好的,我再请问周先生,当时警察之所以会采取逮捕行动,是否是您所主持的侧写描述?”

“行为分析是我们调查时的一个因素,是的。”

“可是我们知道,侧写在亚特兰大爆炸案*中将警方带向了完全错误的嫌疑人Richard Jewell......”

“反对,和本案无关。”陆逊说。

“这是在讨论本案证据的科学性,陆先生。”辩方律师从席位上站起来,绕过桌子来到周瑜跟前,“在控方没有任何物证人证的情况下,有没有可能我的当事人也是无辜的呢?”

“没有,但如果您阅读过案卷,律师先生,您会发现爆炸制造者Eric Rudolph的侧写特征和Richard Jewell完全一致。”

“还有BTK扼杀犯Dennis Rader*,警方的侧写表明他单身和性无能,事实上,他在1971年5月22日结婚并育有两子,这所谓的侧写在我看来不过是单纯的智力猜谜而已!”

“反对,法官大人,辩方律师在演讲。”陆逊又一次打断。

“律师,你有什么问题吗?”法官道。

“请问周先生,您的侧写在本案中有可能出现偏差吗?”

周瑜递给陆逊一个安抚意味的眼神,答道,“没有。”

“事实是,所谓侧写只不过是高级点的巫术把戏罢了,周先生,清您告诉我我今天袜子的颜色吧!”



“深灰色。”


陆逊的抗议被压回了喉咙里,而原本已经走到席位边的律师明显的一顿,不自然地瞥了一眼自己的脚,继而换上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这还真被猜中了,周先生您真是好运气。”


“您想通过同色系的袜子来增加自己的身高,甚至在鞋子里都放有增高垫,于此同时,您佩戴了仿造的卡地亚手表,也许这些都是您缺乏自信的表现,另外,您还面对着财务困难,除了高仿手表,您的衬衫在左领处有一道明显的折痕,这显然没有经过干洗店的熨烫,在参与对您职业生涯如此重要的案件的庭审时,您居然没有注意衬衫,我只能认为是您没有足够的钱支付干洗费用。那造成您财务困难的原因是什么呢?您左手无名指有一圈皮肤明显白于周围皮肤,您却没有佩戴戒指;您是左撇子,右手上却有三种墨水的痕迹,您笔记本的透明封皮内的合影被撕开,只剩下了您自己的人像,被撕下的部分垫在您人像下面,是一个棕发的小男孩,我只能希望离婚后您剩余的财产还足以支撑三个孩子每月的抚养费用。”





“周老师,您刚才的临场太圈粉了,您能教教我要怎么......”

“子明,”陆逊理完笔记,匆匆从法庭里出来追上周瑜,对着身边一脸兴奋的吕蒙说,“有问题等周老师空了再问。仲谋那里还有好几个案子,一小时后飞纽约,不去帮忙吗?”

“去,当然去!”吕蒙愣了一下,“周老师,回来再找您讨教!您千万不要嫌我笨啊!”

端着标准微笑向快步离去的吕蒙点点头,周瑜头上的黑线肉眼可见。

“现在总局招人都不先进行培训的吗?”

“啊?啊不是的,子明就是比较......好学。”陆逊努力克制了一下嘴角抽搐的表情,正色看向周瑜,“比起这个,老师,你还好吗?”

“嗯?我很好啊?”

陆逊犹豫了一下,似乎在努力措辞,“老师,你以前的辩风不是这样的......”


没这么,咄咄逼人。


“是吗?可能是最近发现人生苦短,有些事不快些解决就来不及了。”

周瑜总能一眼看穿他没说出口的话,陆逊想,这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我要去和受害人的父亲谈谈,希望今天的法庭看起来没这么糟糕。”

“老师我......”

“不是你的错,伯言已经做得很好了。”周瑜带有鼓励意味地笑笑,“没有人证物证是事实,现在只能指望子敬那里能有什么新线索。伯言你回去睡一会儿,我可以帮你准备一点后天开庭的内容,随时联系。”




周瑜的身影被法院里擦得发亮的大理石地砖倒映出来,可能是角度的原因,那影子显得比真人更瘦削一些。他还是那样的温文尔雅翩翩君子,但与此同时又发生了一些微妙的改变,陆逊想,做起事情来更果决和不留余地了,更像......孙策了。


尽管在十个人里有三个是被害人家属的环境里,这样的念头显得有些不合时宜,但陆逊还是难以抑制的想起了一些青春伤痛文学——



世界上最深沉的爱,莫过于在你死后,我将自己活成了你的样子。



陆逊想,这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

*两期案件都真实发生过,感兴趣可以去百度百科或者wiki一下~


作者现在处在还有两天就要接到cmu Early decision的状态。。所以有一点焦虑和激情创作。。真的没有下文大纲啊啊

然后我已经大半年都没有接触过任何中国作家的作品,甚至中文译本都几乎不看,所以状态是写文时下意识考虑语法问题。。。中文语感极差。。

但还是再一次期待评论!


评论(20)
热度(72)

我慢慢写,你们慢慢读。

产出主要集中在犯罪心理和刑侦领域,以后大概会写点别的,正剧保持更新,段子甜饼随缘,有机会会写科普(?)。

主要嗑三国,还有汤草和欧美一众c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