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旻 | Powered by LOFTER

🔥他们重新来过(片段)

【完善人物性格的片段,不一定出现在正文中

【关于心理创伤

------------------------------------------------------------------------------------------------------------------------------------------------------------------------------------------------------


BAU用了三天的时间帮助得克萨斯警方解决了一起儿童绑架案*,因为案情紧急,周瑜整整两天两夜没合眼,刚上飞机就睡死了过去,于是孙组长亲自把人从机场抱回了他们在匡提科*的房子,再连夜赶回局里写报告。


等到孙策签完最后一个名字已是凌晨三点半,困意随着精神的松懈一下子浓重起来,这种状态下开车回家显然是不现实的,最好的办法是在办公室凑合一晚。家里的实时监控显示周瑜睡得挺沉,孙策估摸着吵不醒他,就发了条简讯过去,说自己睡在局里了,不要担心和我爱你云云。


谁知抬眼就瞥见太史慈靠在自己办公室的门口,一副欲言又止的神态。


“老大,我有时候真的挺佩服你的。”


“嗯?你难道不是一直很佩服我吗?”


“我说认真的。”太史慈看起来有些犹疑,这对于一个从拆弹部队退役的特工来说是相当罕见,毕竟他们并不常常有犹疑的时间。


“你今天怎么婆婆妈妈的,有屁快放,没看见老子眼皮困得打架吗?”


“老大,你真的没问题吗?我是说……你在自己家门口被人一枪打穿了肩膀,然后又经历了这么多……除了嫂子几乎所有人放弃来找你了,可是你……”


“可我什么?你觉得我不该养了两个月伤啥事没有地复职了?”孙策没款没型地摊在沙发上,一个白眼翻到天上去,“我什么身体素质你还不清楚吗。”


“我不是说身体,伯符,你知道我的意思,是我失误没有把你送进门,我没想到……”


“子义别说了,”孙策沉声打断到,“不是你的错,没人想到那混蛋居然搞到了探员的住址。”


太史慈果然没有再开口却也没有离开,整个BAU只剩下空调轻微的嗡鸣声。


孙策从口袋里摸出烟来,是这包里的最后一根。他伸手关了台灯,于是惨绿色的逃生出口标记和孙策嘴里忽明忽暗的烟头成了整个房间里唯二的光源。


“有时候我觉得,只要还有没破的案子,只要还有在逃的不明系列杀手,我就能把这份工作做到死。我停不下来,也不能停,两个月的假期已经快把我逼疯了。你知道吗,我居然想要开始追一部肥皂剧。”孙策顿了顿,猛地吸入一口烟雾,“它就要把我吞没了,我的朋友我的亲人我的家……”


“只有公瑾,只要公瑾还在我看得见摸得着的地方,只要他喊我伯符,我就知道我还是孙策,不是随便哪台破案的机器。”


“但是嫂子他只是……”


“是的我知道这样不对,他只是一个人而已,血肉之躯,随便一颗子弹就能要了性命。”孙策抽起烟来总是很用力,恨不得每一口都要让烟雾填满胸腔,所以香烟短得很快,一下就到了头。



“可是子义,人心毕竟是肉长的,你不能要求一个差点死在自己家门口的人对世界充满爱和信任啊。”



烟头闪烁了一下,终于彻底燃尽了,于是孙策那雕塑般的下颌线也一起暗淡了下去。


“刚才的话别对任何人说,尤其是公瑾。”他抬手把烟头摁灭在烟灰缸里,满室终于只剩下了安全出口的绿光,饱和度极高却又不显生机的样子。


“我累了,你回去吧。”



It has been said that time heals all wounds. I do not agree. The wounds remain. In time, the mind, protecting its sanity, covers them with scar tissue, and the pain lessens, but it is never gone.——Rose kennedy

翻译:人们都说时间可以治愈一切伤口,我可不这么认为。伤口是一直存在着的。随着时间的流逝,出于保护,伤口被覆盖上疤痕,疼痛随之减轻,但这一切永远也不会消失。——罗斯·è‚¯å°¼è¿ª


————————————————————————————————————————————————————————————————————

*注:

不到二十四小时被害的儿童绑架案占总数的百分之九十一,所以真的非常“紧急”

匡提科:FBI总部所在地



热度: 32 评论: 10
评论(10)
热度(32)

我慢慢写,你们慢慢读。

产出主要集中在犯罪心理和刑侦领域,以后大概会写点别的,正剧保持更新,段子甜饼随缘,有机会会写科普(?)。

主要嗑三国,还有汤草和欧美一众c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