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旻 | Powered by LOFTER

🔥四个安娜贝尓//第一节

这个案件主要是策瑜,目前时间线很长很长,请以x战警的时间线为参考,继续血腥暴力尸体描写警告。




欢迎各种剧情讨论学术讨论。




感谢你们来看,我慢慢写,你们慢慢读。


——————————————————————————————————————————————————————————————


And so, all the night tide I lay down by the side of my darling, my darling. my life and my bride, in the sepulcher there by the sea. In her tomb by the sounding sea.——Edgar Allan Poe


翻译:就这样,伴着潮水我整夜躺在她身旁,我的宝贝,宝贝,我的生命和我的新娘,在那海边的坟冢旁,傍着空阔大海的坟冢旁。——埃德加·çˆ±ä¼¦å¡ï¼ˆç¾Žå›½è‘—名的诗人、短篇小说作家、编辑和文学评论家)








“ å…¬ç‘¾å“¥ï¼Œç­‰ä¼šå„¿åŽ»å“ªåƒé¥­ï¼Ÿâ€




“没想好,上次伯符说新开的那家中餐馆装修不错,我们今天准备去试试。你一起?”




现在是美国东部时间下午五点二十五分,位于弗吉尼亚州的匡提科无风,有晚霞。伴随着tgif*标签下飙增的作品数,周五的下班时间到了。




工薪阶层对于周末的渴望不亚于反社会人格者之于杀人——周瑜说的话一向颇具哲理——不是所有反社会人格者都会成为系列杀手,但前提是监护得当,同样的道理,如果没有突然被传真过来的案件,BAU众人会在分针指向三十的那一刻冲出门去。




“抱歉诸位,你们的晚餐恐怕要在飞机上解决了,”鲁肃作为小组的联络员,长相算不上很帅,是那种既不惹眼也没有攻击性的类型,声音倒是低音炮得很吸引人——毕竟他要尽可能保证所有观众集中一精力去听他的新闻发布会。




但此时此刻他的声音是多么聒噪啊,孙权很想哀嚎。




“波士顿当地警方刚刚申请了我们的协助,大家会议室集合,我一分钟后开始简报。”








“七个月以来,波士顿发生了一系列的绑架案,目标都是独居的年老妇人。今天早上,一位慢跑者在波士顿城郊的树林里发信了其中一位的尸体,经DNA鉴定已经明确身份,”鲁肃指向证据板上的第一张照片,图像中的女性金发碧眼,尽管脸上抬头纹法令纹一个都没有放过她,还是可以看出年轻时候是个美人,“死者六十三岁,独居,有过一个儿子,两年前已经去世。这是尸/体的照片,死因是窒息,波士顿警方初步判定凶器是被害者自己的尼龙丝袜,另外她的阴/道内发现有精/液,没有防御性伤口,衣物整齐,双手叠放于胸前,还挂有十字架。”




“嗯,unsub*很在意这具尸/体,有悔意,可能有奸尸行为。”孙策很明显得心情不佳,一般情况下他不会第一个跳出来分析,毕竟组长开口会给其他人带来更大的压力。但今天不知道是被案件恶心着了还是因为约会被搅了,气压低得很,“为什么找上我们?”




“有两点比较特殊,一是绑架时间是七个月前,但被抛/尸的时间难以确定。”




“冷冻?”周瑜问。




“防腐。”




周瑜挑了挑眉,这确实不是常见的尸体处理手段。




“还有一点,三年前波士顿警方在同一片树林发现过如出一辙的独居老妇人尸体,死因是窒息,凶器也是被害者自己的尼龙丝袜,不同是当时的尸体没有经过防腐处理。”




“如果是同一名unsub的话,他的冷静期可真够长的啊。”孙权道。




“而且他的行为升级了,前三起绑架案三个月一次,可是最近的两起只相隔了一个月。”周瑜道。“她是第一个被绑架的?”




“是。”




“如果unsub是按顺序弃尸…….”




孙策接上周瑜的话,“那意味着会有更多的尸体。”




“大家去打包行李,半小时后我们机场见。”










Behavioral analysis units(行为分析小组),简称BAU,FBI的王牌部门之一,常年驻守匡提科总部,等待全美各地雪花般的支援申请,然后坐着专机赶赴小组“有兴趣”的案件现场——当然这是孙权仲谋的解读,曾经在一次鲁肃休假的时候,他硬生生用这个词气走了某地方探长。官方的版本是分析案情,选择最能发挥小组能力的案件。




显然,波士顿这个案件同时满足了以上两种解释。




二十分钟后,全组人员都完成了集合,甚至还多出了一人。




张昭,张子布。




BAU的创始人之一,犯罪心理的畅销书作家,甚至FBI的不少探员都是他的书迷。机上众人多少都知道他的身份,但是除了今天沉默的特别诡异的组长孙策外,其他人都不清楚这位退休许久的老前辈突然空降组里的目的,波士顿这起案子看着恶心,却着实没有到要劳动张昭的地步。




坐在他对面的鲁肃显得有些紧张,“张老师,我是您的粉丝,您还记得三年前在纽约大学的新书签售会吗,我当时坐在第二排第……”




“要开始详细的案情简报吗?”张昭工作狂的名头在FBI里广为流传,甚至在他退休后都常有指导员用他吓唬实习生,威力不亚于大灰狼至于学龄前儿童。




“要,当然要,每次出勤我们都在机上做一次详细简报,防止任何细节的遗漏,您制定的规定组里都有认真的执行。”




“子敬,我也不想打断你对偶像的表白,”孙权坐在鲁肃旁边,正在给自己猛灌咖啡,“可是我必须要提醒你,再不开始的话飞机都要降落了。”








“如果我要尽可能地防腐和保存尸体,我要怎么做呢?”




太史慈从机上的小型咖啡吧走出来,坐在张昭身侧的位置上。从犯罪心理专业和侧写经验的角度,太史慈在整个小组里显得相对落后,他有的只是一个心理学研究生学位而已,还是在加入FBI后去进修的。不过他的直觉很好,可能是曾经在拆弹部队呆过的原因,太史慈总能在第一时间发觉整个案件中最值得深究,或者说诡异的地方,这也是孙策执意要他进组的原因之一。




“需要切开脖子上的静脉血管放血,然后从主动脉灌入防腐溶液,完成整套操作需要特殊训练,时长大概是几个小时。”周瑜回答。




“这意味我们的unsub有基本的人体血管知识,基于这些操作的难度,他可能是医学生,护士。”孙策没有和孙权他们凑成一堆,也少见的没有和周瑜一起窝在飞机另一侧的长沙发上,他选了个单人沙发坐下。




“医护人员,还有可能是殡葬人员。他还需要摆放仪器的空间,一整套通风设备,并且发现尸体的那片树林很偏僻,我觉得本地人的可能性较大。”鲁肃总结说。




“我还是觉得很奇怪,我是说,防腐。”太史慈道。




“没错,问题在于unsub为什么要先杀人,再保存身体呢?”孙权接话。




“他想要拥有他们,很可能是占有欲的原因,这样她们就不会离他而去。”张昭第一次开口参与了讨论。




“也许他曾经被和受害者类似的女性抛弃过。”孙权接着说,“不管是何种形式的抛弃,我们需要更多的被害者资料,我去联系子明。”




“可是经过防腐处理的尸体也会腐烂,他需要新的受害者。”周瑜说,“所以才会每隔三个月绑架一次受害者。”




“意味着除了被发现的死者,还有两具尸体没被找到。”孙策总是喜欢去接周瑜的话,“最近的一名失踪者,何晓慧,最后被人看到是在四天前,她在从杂货店下班回家的路上被绑架了。”




“我们都知道数据。”




整个飞机在高强度的讨论中安静了两秒。




“百分之九十的被绑架者在前三十六小时被杀害。”张昭打破了沉默。




“她很可能已经遇害了。”


————————————————————————————————————————————————————————————————


*tgif: thanks god it's friday的简写,中文是感谢上帝今天是周五


unsub: çŠ¯ç½ªå­¦æœ¯è¯­ï¼Œä¸æ˜Žå«Œç–‘人的英文简写


题目和开头的引用来源于爱伦坡的诗Annabel Lee,有兴趣的可以读一下,爱伦坡的小说和诗都特别适合犯罪题材。




惯例求红心蓝手和评论,我爱你们~





热度: 55 评论: 11
评论(11)
热度(55)

我慢慢写,你们慢慢读。

产出主要集中在犯罪心理和刑侦领域,以后大概会写点别的,正剧保持更新,段子甜饼随缘,有机会会写科普(?)。

主要嗑三国,还有汤草和欧美一众c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