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旻 | Powered by LOFTER

🔥四个安娜贝尓//第二节

犯罪心理相关,血腥暴力警告


—————————————————————————————————————

“不想去波士顿?”


周瑜拿着两个杯子走过来,一杯是什么料都没加的清咖,还有一杯光看颜色就知道加足了奶。


“你凑合着喝点,这案子没个一时半会儿解决不了,”周瑜把那杯加了咖啡的牛奶递过去,顺手捞起孙策腿上的资料,“现场一根头发都没留下,反侦察能力很强。”


“嗯,还要学会防腐处理,有组织力的高智能系列杀手。”孙策皱着眉蒙了一大口杯中液体,“不够甜。”


“咖啡是用来提神的,加糖牛奶是幼稚园学生的睡前饮料。”


孙策今天大概是真的心情不佳,甚至没有回他一句“阿策今年三岁了”,只是沉默地盯着手里的现场照片,一副要把纸看出个洞来的样子。


周瑜也没有说话,如果对面坐的是孙权,他准得把事情问清楚了不可,毕竟探员的心理状态会直接影响办案效率,更不要说在他们这种直接左右调查方向的小组,一个失误就可能断送掉数条无辜的性命。但是孙策不一样,他们太熟悉对方了,周瑜提问的时候并不期待一个答案,只是表明“我知道你在想啥,我们来聊聊”的意向而已。


“我的感觉不太好,”孙策终于放过了手里的照片,“太像了……”


“是的,一样年龄阶段和相似外貌的女性受害者,一样的作案工具,一样的愧疚情绪。可是这样的巧合太多了,仅凭这点证据应该还不够引起你的怀疑。伯符,六年前我没有机会接触案件,还有什么证据……”


“绳结。”


张昭的回答有些突兀,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周瑜的身侧。


“张老师……”周瑜皱了皱眉,张昭直接的介入对话让他有一种微妙的被窥视感。


“八字结本来就不多见,比常规打法多出一圈的就更少了。”张昭指了指照片的中央,是被孙策盯了一路的那张。“再看这个,”他打开手机上的一个文件,把屏幕转过来对向周瑜,“这是六年前unsub使用的绳结。”


两张照片上都是给绳结的特写,一个用尼龙丝袜抽紧的八字绳结。这种绳结的特点是牢固不易挣脱,不过并不是普通市民生活中会用到的打结方法。而最特殊的是,这个八字的上面一环有两层,可能是打结者下意识多绕一圈的动作,也可能是故意为之。


鉴于尸体防腐处理的完成度和抛尸地点一丝DNA样本都采集不到的情况,这个嫌疑人应该不会犯这种暴露身份的低级错误,那就只有第二种解释了,周瑜迅速地在脑海里下了判断,他是故意为之。


他想让警方知道到他的存在。


周瑜对上孙策的眼神,就知道对方的想法和他一致。


“可是三年前的那起案子并没有这个特征*,甚至都没有出现防腐手段。”周瑜再次确认。


“所以波士顿那里没有并案,兴霸大概也只是怀疑。”孙策又拧起了眉头,他今天一天皱眉的次数能抵上平时四个月的量,“如果是一名unsub的话,我们得找出刺激源*来,现在证据太少,要先调查。”


“六年前的波士顿扼杀者*,三年前的抛尸案,和七个月来的四起绑架案,也许有联系,也许只是巧合,可就拿证据来说,我们没有任何并案的根据,更何况波士顿扼杀者已经结案。”张昭看了眼孙策,“伯符,你也清楚我是为了那个可能的联系而来,但是不要因为这个影响你的判断,还是从七个月前的案子开始。”


“我明白。”


孙策笑笑,不过这笑意并没能直达眼底,


“但是我一向不相信巧合。”


他的眉头还是拧得死紧,如果不是张昭在旁边,周瑜都想要倾身过去帮他抚开;虽然这样也挺帅的,但周瑜还是更喜欢孙策笑起来舒展的眉目,像颗小太阳。


“仲谋知道吗?”


“不知道,我不想让他这么早参与进来,毕竟证据不足。”孙策低声道。


尽管六年前负责案件的探长袁术已经退休,但是要碰已经结案的案件无异于打整个波士顿警局的脸,孙策不想牵扯上孙权,政治问题有一个组长操心就够了。


周瑜自然也明白他的这层考虑,下意识地伸手去捻了捻孙策搭在资料上的右手无名指,“别太担心了,兴霸不能在明面上帮我们,至少不会暗地里使绊子。”


“不会,当然不会,”孙策突然握住周瑜的手,行了个标准又骚包的吻手礼,“还是我媳妇贴心。”


张昭嘴角抽了抽,转身回座位去了,他突然感觉鲁肃关于三年前新书发布会上他袖口的回忆是多么可爱,以及孙家的臭小子多少年了还是一个德行。


周瑜面无表情地抽回手,觉得刚才的担心都喂了狗。


“流氓。”






飞机落地以后,BAU众人直奔波士顿警局,没想到在门口被举着长枪短炮的媒体堵个正着。


“FBI为何介入此案?还有其他的遇害者吗?”


“可以向市民告知调查进度吗?”


“请问FBI是否认为本次案件时六年前的波士顿扼杀所为?”


“案件还在调查阶段,目前我们无可奉告,”鲁肃在队伍最后,一边倒退着往警局去,一边试图阻挡几乎戳到他眼睛上的麦克风,“有任何发现会向市民召开新闻发布会。”


好不容易从媒体手下脱身,孙策走进门里第一眼就看见了一个气质与众不同的大叔。他下巴上的一片青色和探长制服诡异得合拍,微长的头发在脑后扎成一个小球球,可惜拗不过发质硬,它看起来神似一个疏于打理的仙人球。


“兴霸!好久不见!”孙策快步上前和他握了握手。


甘宁甘兴霸,和孙策太史慈都是一所警校一个宿舍的同学,大学时期经常同出同进,只不过毕业后三人方向不同,孙策进了FBI,太史慈去了拆弹部队,甘宁则一头扎进了海军陆战队。


“是啊,上次碰头还是三年前我和子义退役的时候,”甘宁给了孙策身后的太史慈一个熊抱,“等这破案子结了我们出去喝一顿。”


“我给你介绍一下,”孙策道,“首席侧写师张昭子布,高级探员鲁肃子敬,还有公瑾和仲谋,你们之前见过。”


“嫂子好!”甘宁一一点头表示自己认清人了,末了还不忘抖个激灵,“我办公室旁边的房间留给你们做临时指挥部了,有什么需要……”


“探长,”孙权突然打断他,脸色不太好看,“为什么外边的媒体会认为这起案件和波士顿扼杀者有关系?”


甘宁愣了愣,叹了口气回答说,“你们在飞机上的时候,有一个自称是凶手的家伙给波士顿几乎每家媒体都寄去了同一封信,宣称他才是六年前的波士顿扼杀者,电视台和报纸都快疯了。”


“信检查过了吗?”周瑜问。


“是打印在A4纸上的,没有指纹和DNA,几封原件都在这。”


孙权一言不发的拿起几个证物袋就往会议室去了。


“现在的资料还不够做完整的侧写,”张昭对甘宁说,眼神却留在了孙权身上,“我们可以肯定的是,至少还有两具尸体未被找到,让大家加大搜寻力度。”


“仲谋留在这里分析那几封信,子敬务必要安抚好媒体,只说警方确认是模仿犯就可以,我们现在最不需要的就是民众恐慌,”孙策开始布置任务,“张老师您和子义去问询受害者家属,公瑾和我去看现场和尸体。”


和总部连线的电话里传来吕蒙的声音,“四名受害者的基本资料已经传过来了,我正在进行波士顿医护人员殡葬工作人员和犯罪记录的交叉对比,不过数量太多,我需要其他关键词。”


“不要只做波士顿的交叉对比,扩大范围,我们不能确定unsub的活动范围,“周瑜补充道,“用四名受害者的特点对比整个北美六年内的上报失踪,一有发现随时联系。”


“探长!”


正在BAU众人各自领了任务准备分散行动时,一位年轻警察匆匆推门跑进来,他跑得太快,以至于气还没喘匀。


“就在第一具尸体东侧一百米左右,刚刚发现了另外两具被绑架者的尸体!”


——————————————————————————————————————————————————————————————

*注:

波士顿扼杀者:美国历史上著名的系列杀手之一,最臭名昭著的案件,详情如果列出来就被剧透啦,感兴趣的话可以找点资料猜一猜后续

刺激源:犯罪心理术语,常代指促使不名嫌疑人开始作案的原因,或者是改变自己作案手法或特征的原因

特征:一般指系列杀手在杀人过程中做的不必要而带有明显个人特征的事,文中指的是绳结多绕一圈的行为。


案件真的不会特别复杂!捧着玫瑰花茶的作者小声逼逼道。




评论(8)
热度(53)

我慢慢写,你们慢慢读。

产出主要集中在犯罪心理和刑侦领域,以后大概会写点别的,正剧保持更新,段子甜饼随缘,有机会会写科普(?)。

主要嗑三国,还有汤草和欧美一众c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