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旻 | Powered by LOFTER

🔥【策瑜权逊】非典型告白

延续设定,是平安夜的贺文!赶在最后一分钟!

策瑜权逊,一点甘凌玄亮。



你以为是FBI特工就必须在节假日加班吗?


当然不是。


只要你级别够高、威信够重,手底下自然有人帮你处理收尾工作,或者你有个好弟弟,或自愿或被胁迫地上演兄友弟恭。


周瑜是前者,孙策往往是后者。


现在是圣诞夜,全美的系列杀人犯仿佛集体良心发现,居然奇迹般的消停了一晚。于是除去对派对不屑一顾的张昭、主动请缨帮周瑜补充结案报告资料的吕蒙,BAU全组开了一个圣诞趴,庆祝没有系列杀手出没的一天。


哦,还要除掉孙权,因为心疼他哥,自愿去写结案报告了。


虽然具备丰富人类行为学和心理学知识的BAU组员都发现了孙权的一些举动和“自愿”相背,但是没人说,毕竟日常生活中不能侧写朋友嘛,这可是潜规则啊。


所以现在BAU会议室的场景是这样的:


甘宁特意从波士顿警局赶来,嘴上说着要和太史慈拼酒,身边却带着上次案件的受害者家属,是那个才高中毕业的男孩,凌统。用孙策的话来说,离法定喝酒年龄还十万八千里呢,兴霸带他来开趴不是教坏小孩吗?


周瑜抬脚带了下他的小腿,“小什么孩啊,你十七八岁的时候肯被叫小孩?”


孙策瞬间就懂了:“哦,法定喝酒年龄是没到,但其他年龄到了,兴霸这是要言传身教啊。”


另一边鲁肃在和有组织犯罪部门的那个什么孔明打电话,说要叫人过来。周瑜记得这个名字,好像是他进局里培训时的同学,人聪明也长得不错,但就是审美成谜。


鲁肃挂了电话,说孔明今天来不了了,好像是被自己那个局长亲戚的部长拉去看星星了。


“这什么几百年前的约会策略啊。”孙策嘀咕。


“CIA那边呢,有发例行节日祝贺吗?”周瑜一边往墙上黏那几个气球字母,一边还不忘问问局里的公事。


“我们倒是发了,那边没回。”鲁肃答道。


“哦?”孙策站在周瑜身后帮他摁住那些字母,“文若居然也有不会节日邮件的时候?”


“现在CIA的联络员换人了,是个新人,”鲁肃翻了翻通讯录,“叫什么……郭嘉。嘿!”


“怎么了?”


“正说着呢,他发节日邮件过来了,我看看…….什么?’恭喜BAU的小伙伴们,今天国内系列杀手圣诞节放假,可惜中国的有威胁人物不过圣诞节,我好怨念/sad/sad,不过两个月后春节就轮到我嘲笑你们啦/斜眼笑’……这真的是用他们官方账号发给我的吗???”


“奉孝就这性格,你得习惯才能和他打交道,不然一天能气死个八百回。”


周瑜随口答道;他手上的透明胶带粘在一块了,只好抬手凑到眼前,想看清了好解开。


“哦?那你很习惯他这说话风格?”


孙策转身去会议桌上拿剪刀。


“对啊,他是我大学学弟啊,曹孟德这次算是捡了宝,奉孝的脑子可好使……”周瑜心不在焉地说道一半,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孙策你不会是吃醋了吧?”


孙策没有马上回答,只是从背后绕过周瑜比他略窄的肩膀,把下巴虚虚垫在他右肩上,左手扶住胶带,右手拿着剪刀慢条斯理地剪断打结的部分。


“我觉得这时候如果不吃点醋,就不显得你在我心里重要。”


孙策不喷香水,但周瑜觉得他闻起来很甜,可能是牛奶里糖加多了的缘故;他说话时呼出的热气打在周瑜的耳根和侧脸上,又软又痒。


“你知道吗,你可重要了,我从来没有像喜欢你一样喜欢过任何人。”


不止是软和痒,怎么还这么烫呢,周瑜想。


他拿着胶带的手松了松,被孙策的手指趁火打劫,从他的指缝中穿过。


十指相扣。


“我爱死你了,公瑾。”





另一边,BAU门口新开的中餐厅。


孙权推门进去,情理之外又意料之外的发现了坐在窗边的陆逊。


“伯言?你怎么知道……”


“你公瑾哥告诉我的,策哥不是把结案报告仍给你了吗,他们知道那报告的死限要明天中午,你肯定会先出来吃晚饭,”陆逊示意孙权在他对面坐下,这时孙权才发现桌上所有的餐点居然都是一式两份,“我知道你之前问过公瑾哥,晚饭可以吃什么新花样,我还知道公瑾哥告诉了你这家店。”


孙权心里一紧,他反应过来了,陆逊这是特意在等他?


“我就猜你会自己来,所以特意在这等你。”


等他干什么?一起吃饭吗?


“你上次问我的问题我想好了,仲谋。”陆逊顿了顿,连带着孙权的心跳也顿了顿,“我也是。”


“什么?”


“你说你爱我,我说我也是,我也爱你。”





“我真的爱死你了公瑾。”


楼上BAU会议室里的孙策终于结束了对那根胶带的凌迟,刚想抽手离开,周瑜却反手握住了他的小臂,于是咣当一声,剪刀掉在了地上。


“我也是。”


“伯符,我说我也是。”



评论(3)
热度(91)

我慢慢写,你们慢慢读。

产出主要集中在犯罪心理和刑侦领域,以后大概会写点别的,正剧保持更新,段子甜饼随缘,有机会会写科普(?)。

主要嗑三国,还有汤草和欧美一众c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