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旻 | Powered by LOFTER

🔥四个安娜贝尔//第三节

斑比出场啦!

——————————————————————————————————————

孙权觉得自己的状态有些微妙。


他的大脑应该是在正常运转:证据板上用大头针钉着unsub寄给波士顿媒体的信,在纸张和墨水上中规中矩,连字体都是默认设置。但也并不是完全没有线索,比如说每句话的开头都是第一人称,基本可以确认写信者是男性,因为从数据上来说,直接的自我表达很少在女性中出现;又比如整封信语言正式标点正确,从头到尾没有出现过一次简写,这表明unsub的受教育程度不错……


但所有这些分析都来自大量训练和实际案件的强化,是孙权看到文字的下意识反应,类似的条件反射往往来自职业需求,比如孙策,当迎面走来一个美女的时候,他总是先看腿——不是因为腿好看,而是因为要从步态判断她脚上有没有绑枪,绑在哪条腿上,以及绑了几把。


所以此时的工作效率并不说明什么,孙权想,他现在起码有三分之二的注意力都在那六个字上:“波士顿扼杀者”。


孙坚去世的时候他才十岁出头,正是对什么事都有个想法却也什么都不懂的年纪。他只记得公瑾哥来小学接他去医院时开的车子,葬礼上母亲的哭声,吊唁时大哥与那些叔伯虚以委蛇的笑容;记忆就是这样神奇的东西,有些事情明明那么重要,可再回想起来,就只剩下一些无关紧要的细节了。


孙权做了个深呼吸,他知道自己还记得些别的。


那是孙坚出事前一个多礼拜,他终于鼓起勇气溜进了老爹的书房,进去以后就觉得失望,那里没有拖拉机模型也没有网球拍,就只是一个堆满书和文件的房间。于是一不做二不休,他索性翻了翻桌上的文件,很快发现除了能确定这是一起案件之外,其余的部分对于小学生来说都是天书。但那时的孙权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是他父亲的最后一起案件。


波士顿扼杀者。


熟悉的不安感又涌了上来,孙权有些烦躁得站起来;这种感觉就好像在马里亚纳海沟潜泳,他一脚踏空,觉得无处可以借力也无人可以拉扯,只有记忆深处的一根线索吊着,身下是一片空茫。


父亲的死和这次波士顿的案件绝对有关系,不仅仅是因为这些宣言式的信,还因为大哥和公瑾哥的态度,如果只是一个普通的模仿犯,他绝没有可能被留在临时指挥中心,大哥至少会让张昭带着他去走访被害人家属,美其名曰锻炼情商。但今天不一样,这几封信的文字分析对他来说没有难度,却也得不到什么突破性的进展,大哥仍旧点名留他在这,意思就很明显了:一是孙策至少了解这次案件会触及什么隐情,二是孙策不想让他了解这个隐情。


可是孙策算漏了一点,他不知道自家弟弟翻过孙坚的书房,更不知道他记得“波士顿扼杀者”这个代号。


要怎么办,现在要怎么办?


明明可以解释成一个简单的模仿犯,为什么孙策是这样的态度?


孙坚那时候究竟在调查什么?波士顿扼杀者的案子在他去世前半年就结案了,为什么书桌上堆满了相关的材料?


为什么我全被蒙在鼓里?为什么有永远也抓不完的杀人犯?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孙权答不出为什么,只知道怎么办。


他拨通了陆逊的电话。


“仲谋?”


孙权知道这件事情不能直接问孙策,不能问孙策就等于不能问周瑜,驻守总部的吕蒙那里资料最全,查相关案件也说得过去,可孙权就是不想,他下意识觉得这事不能交给自己的组员。


“伯言你下班了吗?”


“你有要帮忙的事情就没下班,说吧,只要我帮的上。”





相比在临时指挥中心的孙权,孙策的心情就要淡定得多。尽管从感情上讲,六年前父亲过世时的各种记忆相继浮现,不紧张是不可能的,但孙策的思路也很清晰,从他们手上的证据来分析,这次案件绝对有猫腻,想要把这个猫腻找出来就只能从眼下的案子着手,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尽管往下查就是。他不相信在这个地球上发生的谋杀案能毫无痕迹,不管是三年前的还是六年前的——只是需要一点运气去发现痕迹罢了,而他的运气一直很好。


比如现在。


两具刚被找到的尸体果然给他们带来了新线索。


“伯符你看,这是刚发现的两具尸体,这是她们失踪前最近的照片,看出来了吗?”


“没错,头发短了,最新鲜的这具尤其明显,直接从齐肩长发变成波波头了。”


“我刚和张老师那边联系过了,没有家属或者邻居可以证明被害人失踪前理过发,你再看这个,”周瑜撩起了白布的一脚,指着尸体的腹部,“这是脐环的孔,三具尸体都有。”


“让我来猜一猜,张老师那边的证词肯定能证明被害人从未打过脐环。”


“不止,甚至有两位在近期明确表达过害怕打耳洞的情绪。”


“公瑾你真是我的幸运男神。”


周瑜大概是听惯了他花样百出的叫法,不以为奇得笑笑。抬手把刚刚撩起的白布妥帖盖好在原位,转身推门,“现在足够做一次比较完整的侧写了,我让兴霸去召集巡警。”


孙策快步跟上去,没想到周瑜推开门后并没有直接往停车的路边走,而是靠在门后的阴影里,借着半开的大门挡住了甘宁的视线。


“你也是我的。”


孙策一愣,他那刚挣脱太平间干燥空气的嘴唇上传来了柔软的触感,因为只是蜻蜓点水,所以说不清是温热还是冰凉,但是很软,像根羽毛似的划过了心上的坎。


周瑜吻了他。


“要说幸运男神的话,你也是我的。”


“我们一定能查到一个结果,而且会是个好结果。”


“别怕,我总归陪着你。”


————————————————————————————————————————


下一章就可以开始侧写了,剧情终于有进展了啊啊。


评论(4)
热度(29)

我慢慢写,你们慢慢读。

产出主要集中在犯罪心理和刑侦领域,以后大概会写点别的,正剧保持更新,段子甜饼随缘,有机会会写科普(?)。

主要嗑三国,还有汤草和欧美一众c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