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旻 | Powered by LOFTER

🔥四个安娜贝尔//第六节

比起临时指挥中心沉闷的气氛,外勤组的状况也不算好。


“靠,这他妈真是…..”在走访完第五家殡仪馆后,孙权憋了半天,终于忍不住锤了下方向盘,“拿死人的东西他们不会觉得恶心吗?”


“你还是把骂娘的力气省省吧,刚才那些都是为利作案,不是我们要找的人。你要是见一个人渣就恶心一下,早该把胃酸都吐没了。”孙策不知练的什么功夫,嘴里叼着烟,说起话来也不见含糊,“倒是你,二谋,不想和我谈谈吗?”


孙权心里有鬼,他的邮箱里还躺着陆逊前天夜里发来的资料,难道是伯言告诉公瑾哥了?但转念想到自己之前的失态,孙权又觉得根本不用别人告诉,他哥大概什么都看出来了。


“大哥你在组里呆了几年了?”


“啊,六年多吧,快七年了。”


“我就是在想,从父亲那一辈开始,到我两年前进BAU,我们天天坐着飞机全国跑,案件连轴转,整个FBI都找不出第二个效率这么高的小组,可这个unsub就在北美流窜,在我们眼皮子底下杀了三十七个人,我们却毫不知情……”


“那现在不是发现了吗?我们会让他付出代价的。”


孙权有些烦躁地抓了抓头发,“不是……我的意思是,还有多少杀人犯正在逍遥法外?大哥,现在还有多少谋杀正在发生?我突然觉得不管我们怎么努力、怎么出色,这种事永远完结不了。”


孙策还没来得及说话,车载电话“叮”的一声自动接了周瑜的线。


“周公瑾小朋友,四个小时不见就想你策哥了?”


孙权手一抖,险些没打稳方向,刚才心里那点情绪散得一干二净,他觉得现在自己的当务之急是不要被公瑾哥灭口。


“兴霸的人带回来了一个嫌疑犯,张老师正在审,不过我基本可以肯定不是他。”


“不符合侧写?”


“子明把他的基本资料群发了,仲谋你打开看,嫌疑人高中毕业,和母亲一起居住在波士顿的一幢公寓楼三楼,半年前因为被发现给尸体拍摄不雅照片被殡仪馆开除,而后一直靠救济金维生。”


“那他不但没有足够的隐私和空间去进行尸体防腐,也没有钱买那些处理液。”


“对,可是兴霸这里……因为嫌疑人在尸体的选择上和我们侧写的内容基本一致,兴霸已经在想起诉他了。”


“怎么这么急?你们那发生什么了?”


“刚才有一通打进911的求救电话,声音失真判断不了对方身份,而且时间太短,技术人员只能用基站定位确定一片范围很大的区域,子明已经去对比那块的犯罪记录了。状况是,在警局的家属坚称这就是她奶奶……”周瑜罕见的组织了一下措辞,“兴霸大概有点受影响。”


“既然家属坚称,我们得按照受害者还活着处理,就当她是那百分之一的奇迹吧。”孙策叹了口气道,“我们这暂时没有进展,小朋友乖乖等我回来汇总信息吧。”


孙权的方向盘又抖了一下。




“你也看到了,这个人渣喜欢的类型和那三具尸体一摸一样!”孙策走进临时指挥中心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甘宁拿着一个证物袋正和周瑜争执不下,“60岁上下的老年妇女,金发碧眼,齐肩短发,蓝皮肤……更何况我们有他之前的犯罪记录,再加上这顶符合尸体特征的假发,足够地方检察官起诉了。”


“兴霸,如果你坚持要逮捕他,我们不会阻止,但他不是此案的unsub,你清楚我们的侧写,他没有足够的空间和资金处理尸体,药物和防腐设备可都不便宜。”


“靠……这家伙见了死人就兴奋,如果这都不能算和合理的逮捕理由,我不知道什么才算。”


“我们理解,几乎每次出现连环杀手都有拔出萝卜带出泥的状况,”鲁肃一边看着监控画面里的审讯室一边说话,他刚从新闻发布会现场的媒体中脱身,“不过真相是什么就是什么,我们不能因为他也是人渣就扔给他莫须有的罪名。”


“行了,”孙策顺势把话头接过来,“张老师里面有什么进展吗?”


“到目前为止没有实质性的新线索,嫌疑人应该是痴迷于大半年前车祸死亡的……这是谁?”不过几句话的时间,孙权已经略读完了审讯记录。


“是一档相亲节目的主持人,虽然将近六十岁了,还是波士顿这一块儿出名的美人,”鲁肃笑着说,“仲谋你还真是一个娱乐节目也不看啊。”


“啊,有时候会看法国的,练听力。”


“大家集中一下,”周瑜突然开口,他从孙策进门开始就把注意力放回了审讯室监控,“你们看。”


他把监控倒回了一段。


“我知道你们觉得我很恶心,可是、真相是,我的行为没有伤害任何人,不要把我和杀人犯混为一谈!”是嫌疑人,他坐在方桌的一侧,非常焦虑的样子。


“那我们先来谈谈你被殡仪馆解聘的问题。”张昭坐在另一侧,面前摊着之前三位死者的头像和证物照片,“说说吧,为什么给经手的每具尸体套上这顶假发?”


“我到底要怎么说你们才相信,它就只是一顶假发。”


“我们的技术人员相信你在改造尸体,以母亲或者妻子的形象为模本,让我来猜猜,你母亲是金发的吗?”


“够了!这假发根本不重要!”


张昭没有接话,而是意有所指地盯着嫌疑人:既然假发不重要,那什么是真正重要的?


嫌疑人花了五秒钟意识到自己的口误,他投降似的出了口气:“对我而言,重要的是伤口。”


“这就是你毁坏尸体的原因?为了制造伤口?”


“特殊的伤口……大臂内侧的三道割伤,是她自己割的、应该是上学时候。我有朋友在电视台工作,他告诉我Sunny每次录节目都要用粉底液遮住……”嫌疑人虽然知道自己的处境,但回忆及这些内容,还是神经质地勾起一侧嘴角,“只有我知道的特殊伤口。”


孙策猛地按了暂停。


“还记得吗,我们之前怀疑过unsub为什么采取勒杀的手法,它不但耗时长风险大,它还会在尸体上留下痕迹——如果这也是改造的一部分呢?”


张昭正好从审讯室里推门出来,“没错,把勒痕放进侧写里考虑,我们可以推测unsub的幻想对象死于勒颈窒息。”


“子明,”这边周瑜已经接上了吕蒙的线,“我要你马上搜索七个月……不,是六年前到七年前的时间段里在波士顿被勒杀的六十岁左右妇女。”


“呃,抱歉,系统里没有。”


“把搜索范围扩大到两年?”孙权道。


“有两位,但她们一位没有子女,另一位只有一个女儿。”


“等等,如果她是自杀呢……”周瑜一挑眉,“子明,把死因改成上吊自杀!”


“有了!王子琦,六年十一个月前在波士顿的家中上吊自杀,死前患有严重的尿毒症。”


“那是谁在照顾她?”


“他和前夫有一个儿子,在他很小的时候他们就离婚了,随了母姓,叫王文……这个王文简直是幽灵吧?除了一张驾照显示他存在,这个名字下没有工作、没有信用卡、没有医保、没有房产、甚至都没有车!几乎没有证据能说吗他存在过!”


“可这不合理,没有收入来源、他就满足不了母亲尿毒症的医疗费,”张昭疑道,“子明再查一下他前夫的信用卡记录。”


“这种研究别人生活的事是我的长项……张老师说对了,王文生父是花旗波士顿分行的风险部长,每三个月他的银行卡就会提出一笔三十万美元的现金。”


“给我一个地址。”孙策拿起手机示意其他人出发。


“第五大道二十五号,离你们一英里出头,坐标已经传输完成。”

————

常规求红心蓝手和评论!么么哒!


评论(3)
热度(35)

我慢慢写,你们慢慢读。

产出主要集中在犯罪心理和刑侦领域,以后大概会写点别的,正剧保持更新,段子甜饼随缘,有机会会写科普(?)。

主要嗑三国,还有汤草和欧美一众c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