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旻 | Powered by LOFTER

🔥四个安娜贝尔//第七节

请欣赏这期的策哥瑜哥二人转!

【以后看到那个标题前的小火苗就是我】

设定前文请点合集

————

“请问是顾先生吗?”


孙策敲开了公寓的大门:这是在一套位于三十楼大平层,整面整面的落地玻璃窗都选择了最佳角度,方便屋主俯瞰波士顿街景。


“是,请问你是?”


“FBI,我是孙伯符,这位是高级探员张子布、周公瑾和太史子义。”


“啊,请进请进。”室内的装帧应该是房地产公司提供的精装修,除了玻璃柜里的两个相框,几乎没有任何个人物品出现在客厅内,这是一个标准的宛如五星级的公寓。


“请坐,不知道我可以帮你们什么?”和他的住宅一样,这位顾风险部长也是从银行高级职员的模子里刻出来的,他请孙策一行人坐下并倒好茶,行为标准而彬彬有礼。


“照片里的这两位是您的妻儿吗?”张昭显然也没有漏掉整个房间里唯一的个人物品。


“啊,是,是的,不过我们很早就分开了。”


“分开了?冒犯的问一下,是因为什么?”


“嗯就是离婚嘛,离婚不外乎那些原因,三观不合之类的,”他闪烁其辞,似乎不愿多谈早年离婚的问题,“请问这有什么问题吗?”


“我们怀疑您的儿子可能涉嫌一起系列谋杀案。”


“谋杀?你们已经确认了吗?”


“您看起来并不意外,”太史慈道,“是有什么预兆吗?”


“预兆?我已经说过了,王文一两岁的时候我就和他们分开了……你们是在暗示我参与了谋杀案?这很荒谬!”


“我们没有进行任何暗示,顾先生,我们只是想和您谈谈。”周瑜道。


“十多年没有联系,他做出什么事来我都不会觉得奇怪。”


“没有联系?”孙策把手肘抵在分开的两膝上,双手交握,压低的上半身像一只蓄势的大猫,“顾先生,请再想想,近十年来,您和王文、真的没有任何联系吗?”


真正的审讯开始于嫌疑人的第一个谎言。


“我既没有和他通过电话,也没有写过邮件,你们说这种话是需要证据的!”


“证据?我们确实没有证据,”周瑜笑道,“我们想从您这里得到一些证据。”


“抱歉我真的不明白你在说什么。问题我已经答完了,如果没有别的需要,诸位请回吧。”


“顾先生不要着急嘛,我们还有些别的东西,不知道您感不感兴趣。”这话显然不是个问句,虽然孙策看似漫不经心得抛着手机玩,却没有给他回答的时间,“您在花旗银行的职位确实不低,但据我所知,一位分行的风险部长,不应该有这么多的月收入吧?”


说着,他把手机横屏过来,隔着茶几推向对面。


上面赫然是这位顾部长在不同州的地方银行账户,几笔收入哪怕是行外人都能看出数额之大到了完全不正常的地步,更不要说在座的都是人精了。


“怎么,您不想解释解释嘛?”


“你、你们平时调查我的收入记录?你们有搜查证吗?这不合规!”


“啧,合不合规是我们需要考虑的事,”孙策玩味得一勾嘴角,“倒是您,顾部长,您居然一点也不好奇您的上司看到这份收款记录后会作何感想吗?我可是很迫不及待呐。”


“你……你们这是威胁!”


“顾部长,只要您配合,这件事也不是没有回旋的余地,”周瑜说着还作势瞪了孙策一眼,“您看,我们也不是FBI主管贪污的部门,如果您能再仔细回想一下您和王先生的联系,大家都能省些力,您觉得呢?”


“我之前已经说得很清楚了,真的没有电话邮件……没有任何交流!”


正在这位顾部长红着脸解释时,太史慈转身接了个电话,回来时向其余三人点了点头。


周瑜突然站了起来,也不管整个房间突然鸦雀无声,自顾自溜达到那一看就造价不菲的落地窗前,甚是入迷地赏了一会儿波士顿街景。


“顾先生,您觉得从这看出去的景色如何?”


这个毫不相关的问题显然把问话对象搞蒙了,不过他对周瑜的抵触感不深,“你说街景?很好看啊。”


“您看我这问题问的,怎么会不好看呢?您这么身居高位的人,当然喜欢能俯瞰整个城市的角度。”周瑜笑着摇了摇头,他不像孙策那样只挑一侧嘴角,而是真诚得可以上时代周刊封面的样子,“不过还有一个问题我可一下没想通,您家里这么干净,怎么放在玻璃柜里的照片上都是灰尘啊?是今天忘了擦了吗?”


“忘了擦?我看是根本不想擦吧!”孙策再一次没有给对方答话的时间,“你家暴前妻,甚至在儿子出生后变本加厉,她终于受不了你的虐待向法院提出了起诉,可是这个起诉被取消了……让我来猜猜,你花了多少让她闭嘴的?这么软弱而无能的妻子,外加一个小拖油瓶,画五十多万美金让他们消失,真是笔划算的买卖。子义,现在就把记录发给花旗的波士顿地区负责人……”


“不要!”这位顾部长终于在这一刻彻底慌了神,他求助似的看向周瑜,“周探员,你之前说的不是吗?只要FBI不管这些记录……我配合、我一定配合。”


“顾部长,我们查到您从六年前开始,每三个月都提出了一笔三十万美金的现金,可以告诉我,这些钱您拿去做什么了吗?”周瑜继续笑得人畜无害,甚至还弯了弯眼睛。


“是王文……那个小兔崽子勒索我,说如果我不给他维生的钱就、就把我和他妈的那些事说出去,我也是被迫的啊!我真的不知道他和谋杀……”


孙策应该是打算脸黑到底,直接打断道,“地址呢!那些钱你都送到哪去了?”


“在、在城东郊外的树林那,有一片小型独栋别墅,我……我真不知道具体是哪一栋,他总让我扔在入口左侧中间的大垃圾桶里……”


孙策听到具体位置后一个眼神都没留,边接吕蒙的线边往门外走,“子明,刚刚的都听到了?嗯,房产属于王文的外祖父?很好,把地址给兴霸,后援在那里汇合!”


“周探员,我的资料……”


周瑜此时却是不笑了,要知道一个整日眉眼带笑的人突然冷下脸来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比如此时此刻,周瑜并不出声,只是居高临下的一瞥过去,这位干净了缺德事的部长便一阵窒息,仿佛被琴弦封了喉,以至于愣是等到四人全部离开也没能再说出一句话来。




孙策开着警局的配车在波士顿街头一路狂飙,副驾的周瑜又恢复了眉眼温润的样子,一直在手机上不知操作些什么,偶尔抬头看一眼路况,好提醒孙策不要开得太high。张昭和太史慈在后座,前者安静地翻着自己的笔迹,后者在十分钟的无所事事后,终于忍不住开了口。


“公瑾,那个顾部长的资料……”


“嗯?刚发完,打包扔给伯言了,”周瑜说着放下手机,抬手松了松安全带,“啊,你不认识陆伯言,是我带过的研究生,跟我以前一样也是公诉人,他们可有的是手段。”


“可是刚才你答应的……”


“周公瑾小朋友可是三好生,干不出撒谎的事,他答应的FBI不插手,其他的可就是承诺之外了,”孙策闯过了第六个红灯,还不忘替周瑜回答,“是吧宝贝儿?”


“子义啊,”一边的张昭突然从笔记本上移开了视线,说得颇为语重心长,“他们是一个比一个心狠、两个赛十个的手黑,你这么天真,以后要干违法乱纪的事情千万离他俩远些,记住了吗?”

——————

好了!去抓unsub了!

无奖竞猜:谁会得到下一章踹门的荣光呢?

【常规求红心蓝手评论,期待剧情讨论,常规爱你们】

评论(10)
热度(35)

我慢慢写,你们慢慢读。

产出主要集中在犯罪心理和刑侦领域,以后大概会写点别的,正剧保持更新,段子甜饼随缘,有机会会写科普(?)。

主要嗑三国,还有汤草和欧美一众c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