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旻 | Powered by LOFTER

🔥四个安娜贝尔//第八节

动作片action!

是激情日更

————

这栋小别墅看起来安静而无害,在傍晚夕阳的映衬下,居然还有些岁月静好的意味。


谁能想到其中的邪恶呢?


孙策一边示意众人下车,一边忍不住在心里叹息,这片居民的小日子大概是要结束了,任谁都不能很快接受邻居是个系列杀人犯的事实吧。


“伯符,还好吧?”周瑜却摁住了他解安全带的手,“你脸色不好。”


“大概是车飙得快了……”


“省省吧,也不知道那会儿是谁带着我狂飙摩托车,被交警追了两条街才拦下来……总之等会儿别干冒险的事,还有我们呢。”


“宝贝儿我说你老操这么多心,要长皱纹的知道吗。”孙策反握住周瑜的手,顺势将人往驾驶座拉过来,“还是要我亲你一下才放心?”


孙权正好从警车上下来,一眼就对上了挡风玻璃后的这一幕,差点没把手上的枪给摔掉,他哥本来就骚包得很,再遇上公瑾哥,那骚气简直是绝顶了。


幸好耳麦里甘宁的声音及时传来,算是救下了孙权的眼睛,“后门的部署就位,没有异常,可以行动。”


BAU众人迅速调整好状态:打头阵的照例是孙策和太史慈,两人都是双手持枪猫着腰、迅速靠近别墅的前门。只见大门紧锁,所有正对马路的窗户都被窗帘遮得严严实实,孙策一瞥就知道又要来一次正面突入。他压低了声音在全队频道里下令,“行动!”


“FBI!我们要进来了!”站在另一侧的太史慈一脚蹬开了前门,孙策顺势第一个进入别墅内。


照规范手册来讲,这样的突击行动不是没有危险,组长也没有身先士卒的道理,毕竟迎接第一个突入者的很可能就是几梭子弹。孙策为了这事被局长找了很久麻烦,不过他坚持着“我错了、下次还敢”的作风,这么多年下来也不见出什么意外,慢慢地也就没人再管他。用孙权的话来说,这是他哥为数不多可爱的习惯之一。


进入别墅后,六人两两一组迅速散开,逐个房间的排查。


客厅,“安全!”


厨房,“安全!”


卫生间,“安全!”


从后门突入的甘宁和一部分波士顿警察也迅速搜完了楼上的房间,“安全!楼上没人!”


“大家!”全队频道里传来周瑜压低了的声音,“地下室入口在客厅沙发后面,有音乐声。我要下去了。”


周瑜说完,双手持枪缓缓顶开了虚掩着的门,示意孙权跟上后,率先走入了向下的楼梯。


楼道里一片漆黑,不过还没有道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步,地下室冰冷的白炽灯光阴惨惨地映上来,照亮了楼梯拐角。周瑜猫着腰快步往下,在灵魂乐电台的大叔烟嗓下,他听见了金属碰撞的声音,和一丝微弱的女声——


“FBI!放下武器!”


孙权紧跟而下,也是同样的举枪动作,“王文,把刀放下!”


眼前的场景不亚于恐怖片:一名六十多岁的金发妇女衣着整齐地躺在手术台上,由于角度太偏,周瑜看不清她的脸,但应该是被注射了镇静剂的原因,她并不挣扎,看起来几乎全然失去了意识。站在她身侧的男子长着一张大众脸,脸上的错愕还未褪去,但周瑜直觉有哪里不太对,这不是一个被警察在杀人现场抓获的unsub会有的表情……他太镇定了。


但情势不容得周瑜多想,现在的当务之急是王文手中、架在被害人颈侧主动脉上的手术刀。


“不要过来!不然……不然我杀了她!”


与此同时脚步声从身后传来,是其余人收到消息后下来汇合了。周瑜略一沉吟,居然缓缓松开了托枪的左手,“王文,我知道这段时间你过的很辛苦,我也知道你为了照顾母亲付出了几乎全部的精力,”他弯腰把右手的枪放在地上,再手心朝前、尽可能轻地站了起来,“我对你母亲的死表示万分的抱歉。”


“但她不是你母亲,王文,不管你是替她剪了头发还是打了脐环,甚至你想要在她脖子上留下勒痕,都不能改变她不是你母亲的事实。”


周瑜试探地往前一步迈出。


“你已经尝试了很多次了,不是吗?佛罗里达州七次,伊利诺伊五次,你走到哪儿试到哪儿,是不是不管你如何小心,她们的皮肤都会开裂,都……”


“够了!我妈没有……”


孙权能感觉到站在自己身后的大哥混身紧绷,搞得他本就不太标准的握枪姿势又走了一次形,但这不影响周瑜继续对质。


他又是一步向前。


“那是因为她们都已经死了,你知道母亲死去是什么感觉吧?我也知道、我也经历过母亲的去世,那是很痛苦很痛苦的事情,我只想要她回来……”


“我不知道……”那把锋利的手术刀抖了抖,中年人脸上的表情渐渐茫然起来。


“王文,她虽然不是你的母亲,却是其他人的亲人,她的孙子才十七岁,就在波士顿上大学一年级,是个很招人喜欢的男孩子,你不想他也经历我们所经历过的痛苦吧?我知道的,你根本就不想杀她,你不想别人的妈妈死去,就像你不想自己的母亲离开一样……”


当的一声,手术刀掉在了金属的托盘上,王文茫然的后退,脸上的神情还是茫然,被一个箭步冲上来的太史慈摁倒在地上。


“你太乱来了!”孙策在确定太史慈将人铐上后迅速收了枪,第一件事就是兴师问罪,“你那时候看的他另一只手吗?要是他有枪怎么办?不要命了?”


那种不对的感觉更明显了,周瑜皱着眉站在原地,并没有回答孙策。是啊,为什么被现场抓获却不显的慌乱?为什么被自己一语道破了幻想却没有愤怒和报复?


难道……


周瑜两步冲到手术台前,脑子里空白了一瞬——


躺着的人不是何晓慧,不是那个很招人喜欢的凌统的奶奶,是完完全全的另一个人。


“怎么可能……”因为周瑜的动作,其他人都跟了上来,也自然看到了这一幕,“可是到现在为止没有任何何晓慧的线索……”


“先让医务人员进来,”张昭最先反应过来,“子敬,你马上公布这位女士的照片,和兴霸一起去确定失踪人口。仲谋你去把所有我们有的资料全部核查一遍,我要知道我们到底漏了什么。”


“张老师,那指挥中心那里就拜托你了,还有审讯的事……”周瑜道。


“放心,没有人比我更熟悉当年的案子了。”


“好,”周瑜敲了敲耳麦道,“子明都听见了吗?深挖这个王文,我要知道所有和他有过交集的人和事!”


“明白,资料已经在传了。”


“公瑾、子义和我留下,”孙策的半张脸隐没在黑暗里,眼帘低垂而看不清眼神,众人只是见他又一勾嘴角,“我倒不信他有这个本事杀人不留痕,今天哪怕是拆了这房子掘地三尺,我也要给你翻出来!”

————

不要以为抓到人就完了哦~~~

ps.开门是个扇形,门把手那一侧开得弧度最大,所以两人行动时,第一个进去的人一定站在门把手那一侧,所以踹门的只能是另一个啦。

【日常求红心蓝手评论,日常爱你们!】

评论(3)
热度(29)

我慢慢写,你们慢慢读。

产出主要集中在犯罪心理和刑侦领域,以后大概会写点别的,正剧保持更新,段子甜饼随缘,有机会会写科普(?)。

主要嗑三国,还有汤草和欧美一众c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