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旻 | Powered by LOFTER

嫌疑人x的献身长影评

电影是昨天晚上去看的,后来走出影院,只觉得高楼间穿梭的风大到可以把眼泪都逼出来。

如果单单从电影的主要情节来看,苏有朋的编剧水平已经比之前的左耳水平高出了一截,就算有人说他直接照搬日版的剧本,至少在故事的还原度上做得可以给九十分了。

但是看完电影我还是想掏出我的三十九米长刀,并让导演先跑三十五米。

问题在于选角吗?不是,剧里的唐川足够聪敏足够意气风发,石泓足够阴郁足够高智商,陈婧足够纯美,甚至罗淼也足够机智。
问题在于布景道具吗?不是,有我从没在现实中见过的破旧住宅楼,拥有广场舞大妈和流浪汉的桥洞,宽敞的大学阶梯教室,实验室,和实验室里的没洗过的赠品咖啡杯。
问题在于汉化吗?也不是,无论是和新邻居打招呼的学校任务还是数学课上的嬉戏打闹,甚至到了不同于居酒屋的中国式夜总会的金碧辉煌,这些本土元素都加得很有意思。


那么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

问题在于人物,在于剧本对于人物的理解、定位和诠释。

换而言之,在这部电影里我只看到形象成功的唐川、石泓、罗淼,可是作为顶着“改编自东野圭吾同名小说”这一名头的电影,我不满意、非常不满意,因为唐川不是汤川学,石泓不是石神哲哉,罗淼更不是草薙俊平。

这些对我产生了巨大影响的人物全部被误读甚至是肢解了,而今天写这篇长评的目的也仅仅是为他们正名。


先讲石泓和石神哲哉:

首先,张鲁一的演技无愧为全场最佳,石泓偏执的内心他从各种细节上表现得都很好。可是石泓不是那个石神哲哉,石神在中学教数学混口饭吃,他对于教育已经从最开始的有些希望到了毫无一丁点感情,每天在黑板上写字不过是为了活下去继续研究他的数学而已,那他又如何会做出电影中呵止打闹的学生并拎人站起来回答问题呢?他在解释盲点问题的时候像极了学校里气急败坏的数学老师,可是石神哲哉不是,他不会耗费精力去拉回学生的注意力,他只会冷漠地写完该写的板书而已。

再往后,石泓偷了唐川实验室里的定向生波发射器,在所谓“保证了唐川安全的前提下”袭击了唐川,以此加深人们对他变态跟踪狂的印象。可是就没有人想过完成这些步骤的风险吗?从警察学院的实验室里偷走一台撑满整个副驾驶座的仪器?哪怕中国大学的安保人员再不务正业也不至于如此不济吧,更何况是前些天才用其作案的危险仪器,怎么可能说偷走就能被偷走?还有,在大量车流通过的路面上使唐川几乎失去判断和反应能力还能够“保证他的安全”?是的,石泓是调低了声波的频率,可是从电影上看唐川出了猛踩一脚刹车以外已经什么都做不出来了,那又何来保证安全一说?石神哲哉是最具逻辑思维和理性判断的人,他始终会尝试把事件的危害性和影响度降到最低,按照之前的设计他已经把所有罪责都设定到了自己头上,也就是说接下来无论偷仪器会不会被发现、袭击过后唐川会不会死,这些都不能改变他给自己的人设——变态跟踪狂,我甚至可以说过度地失去理智只会加深唐川和警方的怀疑,所以石神哲哉又怎么可能干出这些风险大于收益的事情呢?是的,电影中追车的镜头是很刺激,可是不能为了故事的紧张度就肆意地去破坏一个完整的人物形象。

最后,小说中最震撼人心的石神哲哉的“呕出灵魂的嘶吼”并没有出现,他只是呜咽着离场,确实呀,如果一个从始至终都维持着冷静和逻辑思维的天才在牺牲了他所能牺牲的一切过后发现仍旧于事无补,那时才会有刻苦铭心的嘶吼,而这种悲伤不是电影中已经失去了完全冷静的石泓所能发出的了。


再说唐川和汤川学:
老实说,不管是书里的汤川学再高智商再聪明绝顶,还是日版的福山雅治再风流倜傥,甚至是现在华语版的王凯再意气风发,我都很难完完全全地喜欢汤川学,虽然我的草薙警部补是这样完完全全地喜欢他(划掉捂脸)。好了说正事,尽管原著里的汤川学也有令我气到吐血的时候(参见东野圭吾《嫌疑人x的献身》和《神探伽利略系列·猛射》),但是电影里唐川这个角色实在让人有些失望。唐川不再是帝都大学物理系的副教授,而变成了所谓江北警察学院的副教授,变成了省公安厅的高级顾问。这是对于整个人设从背景上的篡改,唐川在电影里成为了一个帅气坚毅聪慧远超常人的符号,他只是一个推动剧情的符号,而不再是一个活生生的汤川学了。解决奇异事件的动机不再是求知欲好奇心,而变成了顾问的本职工作,那么随之而来的问题,唐川凭什么用那样居高临下的语调对着罗淼说话?既然是高级顾问那么帮助警方不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吗,汤川学是有傲气,可是他一点也不“出世”(神探伽利略系列里随便一翻就是),他懂得人情世故甚至是很多所谓的潜规则,可是汤川学是一名合格的物理学家,所以他有科学家的傲气,所以他有时候不屑于这些事情,可这不意味着他可以像电影里一样以一名顾问的身份说出“这么简单的案子不要再来找我”这种话。

往后,在发现了石泓偷走了定向声波发射器后,唐川居然想都没想就开车追了出来,先不说单就以他对石泓的了解,他会想不到石泓根本没打算袭击校车,就算是他心神慌乱而忘记判断,可追车大戏是他一个开着普通比亚迪轿车的顾问该参与的吗?他一不是警察,二连警车上的警示器都没有,又怎么能比警车开得还快,还要容易逼停校车呢?而那个冷静聪敏的汤川学,那个从大学起考了执照就没开过几次车的汤川学,又怎么可能干出这样的事情来呢?

再说最后,先不论唐川凭什么直接就能超人一般地控制监视器,从问询室里走出来,唐川听到背后陈婧和石泓交织的呜咽声,脸上竟是没有动容,甚至在电影的最后推开门那样意气风发地走进阳光里,可汤川学不该是这样的呀,他困于理,困于法,更困于情,他在婧子自首后甚至和草薙单方面绝交了,他的痛苦呢?那份属于汤川学的偏执和不讲理呢?我已经快要找不到一个作为局外者参与进奇异事件的物理学者汤川学的影子了,在电影里残留的那一丁点儿(令我感到讽刺的)对石泓的惺惺相惜和最后对话时的痛苦,还有令人尴尬到不行的没由来的大规模傲娇和强行创造亲切感的原著梗,这些都只是唐川这个剧情棋子的设定罢了,而不是汤川学,不是那个会任性使好友为难(参见《猛射》)、也会纵容他在酒吧睡倒(参见《圣女的救济》)的帝都大学物理系夫教授汤川学。



最后要讲的,也是令我最痛心的一段:关于罗淼和草薙俊平。
记得看到过别人整理的王凯对于剧本的解读,他说他看了日版的电影,觉得罗淼就是那里的女一号,也就是内海薰;并说他觉得唐川和罗淼是“亦师亦友”的关系,什么在整个警察学院就罗淼最“孺子可教”、因而自己也最“待见”他。其实客观来讲,作为一步全新的电影剧本,导演这么安排罗淼的性格和关系网没有错,他聪明机智,发现的了跟班看不出的线索,经常给唐川最新的案件发展,甚至还能相对及时地去路上救下了被声波干扰了的唐川;罗淼是这部电影推动情节的棋子之一。可是我不能接受那些走出影院的人去查了查网上的简介,说“哦,原来这个罗淼警官的原型叫草薙俊平啊”,我不能接受这种理解,非常、非常不能。

首先对于王凯的解读,我们先不论改编自小说的电影却去看了同样是改编的日版电影就号称自己是神还原原著这件事情,但就是王凯认为罗淼继承了内海薰的里子,这就是问题的关键。在整个伽利略系列中,草薙和汤川的设定是大学期间羽毛球社的双打搭档,十五年过后两人以警视厅警部补和帝都大学物理系副教授的身份相遇,汤川开始介入一些草薙觉得刺手的奇异案件之中。他们根本就不是所谓“亦师亦友”,汤川更不会以这样居高临下的角度去俯视草薙俊平,他们的灵魂应该是对等的。可惜王凯对以草薙俊平为原型的罗淼的解读却是内海薰,要知道内海是草薙的后辈,她与草薙、与汤川的关系确实是师生关系,也就是说,罗淼的关系网比起草薙俊平的来讲已经低了一个维度。

那么我们再来讲性格上罗淼为什么不是草薙俊平:原著里汤川说过草薙是个圆滑的人,是的,他精通于各种套话技巧,总能有办法在问询对象口中套出关键信息;可电影里的罗淼不是,从他表情生硬地坐下在陈婧家里那一刻我就知道完了:没有礼貌地问好、问询线索时不知道先解除对象的戒心,而是为了赶时间似的单刀直入,结束了问询也不知道道谢,如此种种台词设计上的缺陷,实在令我不知所措。草薙曾经说过,“即使没有得到线索却还是要像对方道谢,这是这个职业基本的礼节。”为了这句话我彻彻底底爱上了草薙俊平,可惜这部电影也彻彻底底地在这句话上打了自己一耳光——他们根本没有资格说这个罗淼来源于草薙俊平。

最后,我想谈一谈我所理解的汤川学和草薙俊平的关系,这也是我希望每一个看了嫌疑人x的献身的观众都能了解到的:汤川在十九岁那年认识了十九岁的草薙,他们都是少年,彼此留下了良好的初始印象,他们都应该是喜欢(广义上的)对方的;而十五年后以截然不同的身份相遇,汤川已经立于科学的山巅、而草薙同样在警视厅的人情世故中打磨得老道圆滑,他立于人世的山巅;汤川是物理学家,所以他拥有超出常人的敏锐观察、逻辑推理、知识储备和科学家独有的傲气,而草薙是一名优秀的东京警视厅警部补,他拥有同样超出常人的观察和直觉以及交流技巧,更有超出常人的职业道德感和责任感——每一次在自己的观察和上级的指示出现冲突时,他总不会放弃一切可能的线索,哪怕这条线索再微不足道,草薙都会调查到底。他为了这份责任感还承担了同样超出常人的痛苦:《嫌疑人x的献身》中汤川不讲道理地要他在是否揭发婧子这件事情上选择朋友的立场还是刑警的立场,草薙的纠结无奈谁会知道;《圣女的救济》里对嫌疑人满是好感的他却还是为了真相而粉碎了自己的爱情;《猛射》里最后在天台上汤川做了他以为他应该做的事情——控制了学生要用来杀人的轨道炮并说出“你还想杀他就让我来动手”这种话——汤川至草薙于真正的两难境地可是草薙俊平还是尽了自己所能的去守住汤川挚友这个位置,比如《嫌疑人》里他到最后也没有揭发婧子,他在守住自己职业道德的前提下对汤川学做了他所能做的所有妥协,所以汤川喜欢他,因为草薙是他离开公式和定理观察尘世的最善意又最正直的一扇门。


所以草薙俊平真的是一个很温柔的人。


啊又扯远了,回过来让我用一句话总结书中汤川学和草薙俊平的关系的话,我说他们的灵魂是站在同一高度的,他们是同等伟大的。他们都知道无论是物理还是刑事案件,少了一个他们都不会停止发展,可他们都在尽己所能地做一些什么,就像汤川在《盛夏的方程式》里守护未来一样,草薙在每一桩案子里守护着正义和公理。



这才是神探伽俐略的真正的人物内核,就好像福尔摩斯和华生不能拆开来一样,汤川学和草薙俊平也不能拆开彼此。



以上,献给嫌疑人x的献身,献给神探伽俐略系列,献给我最爱的草薙俊平。

评论(54)
热度(145)

我慢慢写,你们慢慢读。

产出主要集中在犯罪心理和刑侦领域,以后大概会写点别的,正剧保持更新,段子甜饼随缘,有机会会写科普(?)。

主要嗑三国,还有汤草和欧美一众c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