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旻 | Powered by LOFTER

[金庸评论] 金庸笔下昙花一现的人物 正篇 何足道:弦断有谁听

“清水白石何离离”

昆仑三圣,何足道哉❤

璮青:



本该在昆仑的无尘里,清冷地遗世独立。月霜下挑灯,袖执黑白;晨曦起饮露,剑舞清风。又是哪段冥冥,使他琴鸣在少室的密林,引动梦寐的知音。


无数铃悦的鸟语,似引佳人殷勤探看,林间幽深静谧,只流淌着低婉的琴声,彷佛每一缕微息,都浸透松下明泉的澈宁,纤尘不染。莺雀间关啼鸣,渐渐息了和唱,树侧白衣素袭的男子,膝横焦尾,悠然拂奏,琴声和雅醇平,隐蕴王者之风。


郭襄藏在花木后,窥到了宛若天降的胜境。“蓝桥便是神仙宫,何必崎岖上玉清。”(唐传奇•裴铏《裴航》)唐朝裴航,偶路蓝桥驿因渴求饮,遇云英,以玉杵臼为聘,终娶之为妻,双双入玉峰,成仙而去。或许,在莺雀翔舞的深处,也有一所逍遥隐逸的神僊窟,一杯千捣百炼的琼浆液,两袖清华玉露,秀琴澹音,绝尽红尘。有些人,天生是灵心雅骨,天清严陵下,自在仰俯。


《倚天屠龙记》实在是本写人物的妙书,零星片语,亦有奇人异事在。“昆仑三圣”,与明末宗室大家“八大山人”名号异曲同工。连素有小东邪不拘之名的郭襄,亦不免世俗地问个二三,其实,只不过朱耷擅书画,而琴剑棋三绝,尽归何足道一人。


何足道,何足道哉,想象中一径洒脱卓尔不群的人物,倒有三分呆气。他言道“不能自居不疑”,然谦恭之余,实则清傲自负的。他的剑、棋、琴三道,犹似古风阐述,均为飘逸灵性之物,得其圣者,俨然谪仙耳。


剑是直剑,鸣不平声,行侠义事。诸般兵器里,剑最常见,金庸武侠中多有描述。剑之极致,应属独孤求败,“草木竹石均可为剑。自此精进,渐入无剑胜有剑之境。”何足道的“迅雷剑”同样以快见长,起手如“回剑自戕”,出剑“有若龙吟”,瞬息间能连攻“四四一十六招”,可惜他的“神妙无方”,在觉远禅师的大巧若拙前,未尽施展。何足道擅剑,能算一流境界,却不足巅峰。


棋是慧棋,黑白交锋,以法天地。如果说无崖子的珍珑棋局,极尽世间谋略;那信安郡石室山上,伐木的王质,观棋闻歌食枣,俄顷斧柄腐烂,则是仙家手笔了。何足道痴迷于棋,却无法超脱棋局,如同烂柯记中持棋的童子,在悠然山居的不谙世事里,浑不知岁月。想回首,已是百年沧桑,物是人非。


琴是雅琴,清微淡远,孤秀岑寂。琴道,讲求中正广和,“可以观风教,可以摄心魄,可以辨喜怒,可以悦情思,可以静神虑,可以壮胆勇,可以绝尘俗,可以格鬼神”(唐代薛易简《琴诀》),需净身、素口、焚香,方能抚圣人之器。琴属君子温润高洁风质,正合何足道虚静澹逸、清淡幽独的性情。“清水白石何离离”,他的一生,亦希望寻觅一位能聆听弦音的知己。


所以,他急急止戈,要给初识的郭襄,弹一首新曲。只是,曲未完,“好好的再弹一遍”的执着终于落空,何足道,枉负了三圣之名,却以掌法比拼,黯然铩羽,履行着终身不履中土的誓言,静隐在“西海之南,流沙之滨,赤水之后,黑水之前”(《山海经·海内西经》),寂守瑶台。


其实,她从来不是他的知音。郭襄“棋力平平”,弹琴手法“自没甚么出奇”,不过恰逢其会,一点玲珑音说中西域痴人的心事。萍水一别,各自流水落花意,“她在江湖上闯荡三年,所经异事甚多,那人琴韵集禽、画地自弈之事,在她也只是如过眼云烟,风萍聚散,不着痕迹”。她的心早已被三根金针塞得满满,倒不进他任何的点滴。


“考在槃涧,硕人之宽,独寐寤言,永矢勿谖。”(《诗经》)他以为被听懂了心事:孤独的隐士,徘徊在寂寥空旷的山涧,憔悴了容颜,仍不改高志。《考槃》的偶一奏颂里,我只读到指尖的冰冷,何来《蒹葭》缠绵水长。


她是“自从一见桃花后,直至如今更不疑”,不止三十年,是倾尽一生地寻念,那时而柔情时而狂放的独臂剑客,在徒留相思的远走里磨蚀了花开叶落的豆蔻枝梢;他是“百年世事空华里,一片身心水月间”,独自趺坐在万山尽处,任长昼里云散云聚,凝忘了天池边恒久不化的冰雪,形只影单。


他们是截然不同的两种风华,只能在属于自己的境界里各顾惊艳。恍若夏夜水晶帘动,塘绿荷满,吹一凉殿香;秋日薄寒暮起,烟翠草离,染数红枫霜。这两个无法用凡尘束缚、毓秀灵动的人物,不应属于逐渐开始繁文缛节的宋朝。


真情率性的郭襄,该生在华丽璀璨的盛唐。在这个女子亦能纵横自由的朝代,或与聂隐娘畅游山川访遍圣贤,偶尔为尚且豁达仁善的刘姓仆射挡三次刺杀的劫难;或跟薛红线从田节度使枕旁巧取金盒,震慑谋逆,保全两地城池百姓万人平安;或为小娥谢氏乔装改扮暗潜贼府,痛报其父夫家仇手刃强梁;或和公孙大娘献艺在千秋节的宫廷朱墙,飞一曲浑妍邻里,舞一段雄妙惊魄的西河剑器,击一势龙矫雷翔凝晴光的裴将军满堂。


矜净清高的何足道,该活在风雅洒然的魏晋,于此思蝉吟寒信高洁的时期,能找到悠折东篱的知己。散了烟云水气的晚后,稍滞杯斟盏酒,徐徐漱身燃香,披一袭翩袖宽袍,踏入琴圣钟爱的清音雅集,他揉指拂弦,襟袖微舒,蕴涵昆仑的澹泊隐逸和江南的文隽俊秀,琴声淡远,偶尔执拗中别有清啸之气。那纵酒清谈独立特行的年代,他必能找回旷静淡定的本心,有人来听三绝中超然物外的空灵。


如果说风清扬是风,那么何足道就是竹,凛雪不折、一枝独秀,同样的孤清傲然,却以截然不同的姿态出现的。


何足道,我没有见过边漠西域昆仑的广阔高峻,何足道,在少有人烟的昆仑山脉里自我修炼,是从有世外的孤寂到世间的纷扰里找寻知音,他的心境是寂寞,无人合曲的寂寞,无人对战的寂寞,无人赏慕的寂寞。


风清扬,我也不知道风清扬怎样遭受的不公平和坚砺挫折,以致于他要归隐名山大川,连姓名都不肯稍加吐露。他是历尽沧桑后找寻一块静土出世,他的心境是萧索,无可留恋的萧索,千帆过尽的萧索,人踪径灭的萧索。


一个从出世到入世,一个由入世而出世,终于都断了红尘,离了芸芸众生,任青枝瘦梅吹醒,已归去无晴。


评论
热度(24)
  1. 阿旻璮青 转载了此文字
    “清水白石何离离”昆仑三圣,何足道哉❤

我慢慢写,你们慢慢读。

产出主要集中在犯罪心理和刑侦领域,以后大概会写点别的,正剧保持更新,段子甜饼随缘,有机会会写科普(?)。

主要嗑三国,还有汤草和欧美一众cp。